我眼中的黄河

文/王延星 丁素珍

说起黄河,让人见笑了,我从来没见过黄河。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学生的梦想是上清华、北大;当小官的梦想是当大官;商人的梦想是一夜暴富;那么我的梦想是什么呢?我的梦想有很多很多,不过,我最大的梦想是看到真实的黄河。我决定今年深冬去看黄河。

去观黄河,我想找一个同伴给我当向导,没想到我话一说出,就有好几个人踊跃报名参与,让我十分欣慰。

同事丁姐开着私家车载着我们向黄河方向驶去,坐在车里,我非常兴奋。大家谈笑风生,我问黄河水是什么味道,是咸的,甜的,还是苦的?大家都抢着回答我的提问。大家谈兴很浓,学问广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们无所不知。黄河的情况,车里的人都比我知道的多。丁姐一边开车一边说:“黄河可好玩呀,有各种各样的鸟、雀。黄河水下还有一条鱼很大很大呀,有1000多斤重呀。”听她说得挺吓人的。

我没见过黄河,更不知道有这么大的鱼。

小时候,我特别淘气。一天,我和两个女童去偷邻居的西红柿。悄悄地走到人家菜园门口,我推开菜园门,她俩飞箭似的,径直跑到西红柿那块地,胡乱地摘了几个西红柿就跑出了菜园,我没有偷摘。就跟着她俩身后跑到远处一个无人的偏僻地方吃,不承想,当我们正吃的起劲时,被一个冒充菜园主人的老头看到了,老头说,要把我们三个小孩抓进公安局,我赶紧说,我没有偷西红柿,老头板着脸说:“你没偷,谁信?你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当时我想,用我们吃的水洗菜,洗衣服,洗澡都洗的干干净净,黄河的水是什么水呢,为什么洗不清?黄河的水为什么是黄色的?这个谜,困扰着我好几个10年,一直到如今都没有得到正确的答案。

车快要到黄河了,我的心开始激动了,坐在车里不时抬头望车前方到没到黄河。

车到了黄河边,我惊叹不已,站在黄河岸边,放眼望去,黄河不仅水是黄色的,河道也很宽广。在我眼里,黄河只是一个水名,谁知,水居然是黄色的,见到黄河水,我感觉很惊奇,想摸摸水,看看水的颜色,感受一下水的温度,水很凉。黄色水捧到手里,深黄色就变成淡黄色的了。

大海的水是咸的,黄河的水到底是什么味道?我急切地想知道,就用手做个葫芦瓢状,舀起一点水,尝了尝,才知道是淡淡的,无味,和我们城市的饮用自来水区别不大。

一起来的几个同伴都在水边的彩色的小船上玩,他们摆弄着各种身体姿势和表情拍照,合影。而我在岸边的另一处静静地看着奔腾的水往前滚动。闭着双眼,凝神聆听水的咆哮声。

水中央有很大一片沙滩。沙滩上有两只黑色羽毛的鸟,看样子像是一对情侣。一只鸟在沙面上,水边上寻找着什么,另一只鸟纹丝不动,昂首挺胸的站立着,像一位手握钢枪的站岗的边防解放军,这只鸟一定是女鸟,专门负责放哨,保护男鸟在劳动时的生命安全。如果黄河水里真的有一条1000多斤的巨型鱼,那么,这两只鸟的其中一只就凶多吉少了。沙滩上这两只鸟就好比一望无际的水面上的两艘机动船舶,给这单纯的沙滩底色增添一点灵动的色彩,一点生气,一点情调。

黄河水为何是黄色,据说,黄河处于黄土高原,黄土高原全是黄土区,长时间以来的风化,致使黄土高原的土质松软,颗粒分明,每次黄河涨潮和落潮都会将两岸边上的黄土带入黄河水中。等到退潮后,再经过风干和新的沙尘的到来,周围又形成新的土堆,这样循环往复,黄河的水不能不变黄色。黄河,受到很多中外游客的青睐,也受到历代一些文人墨客的礼赞。唐朝的诗人王之涣写诗道: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李白也作了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可见,古人们对黄河也是情有独钟的。

黄河旁,有炎黄二帝石刻雕像,炎帝和黄帝,他们是中国原始社会中两位不同部落的杰出首领,是中华人文始祖。

我的左右两边有两座郑州的黄河大桥。左边一座,右边一座。左边是灰色的桥,右边是粉红色的桥。灰色的桥有火车跑道,粉红色的桥有高铁车跑道。灰色桥的护栏是白色的,护栏之间用钢材焊接成口字形,一节一节地斗起来的。粉红色桥的两边护栏是钢制交叉结构,顶部采用波浪式构造顺着铁轨远去,看着就特别的壮观、养眼。高铁车不时的从桥上发出“呜呜哄哄”的声音飞驰而过。这两座桥犹如两位钢铁勇士,彰显着他们的独具风姿,用他们的双眼,24小时凝视着黄河,倾力呵护黄河不受任何侵犯。

黄河,您是那么的伟岸、靓丽,您像一个巨人一样出现在亚洲原野,您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黄河,您就是我们的母亲河。相见时难别亦难。分别时依依不舍,我不知何时再能与您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