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怕我孤单

文/刘 学

夜是枯燥无味的,值守的夜更是枯燥无味的。
风携来一阵阵的冷雨,使劲儿地向我袭来。帽檐上的雨珠顺着面颊滴落到脖子里,凉意随即渗透肌肤钻到骨子里。我挺直身躯,任凭风吹雨打,依然不忘用犀利的目光注视着路上的动静。
执勤的卡点设在高速路口,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空旷的四野隐身于夜幕,只将路留在空旷之外。路坚实地伸向远方,承载着要承载的来来往往,无论是朗朗白日还是漆黑长夜。相对于我,路还不算孤单,比路更孤单的应该是我。至少还有灯。我这样安慰自己。灯影已被飘落的雨滴液化,我看到自己的影子在缥缈的灯影里茕茕孑立。
谁不怕孤单呢。万家灯火的温暖是心儿的向往处,繁闹嘈杂的市井之象更是生活必不可少的烟火气。这一切看似都与我无关,其实都与我有关。“职责”二字如磐石般刻在心上,此时此刻,唯有将无畏和担当当成消除孤单的利器。
谁怕我孤单?街道?路灯?还是时而近前又远去的来往车辆?不,都不是。是一只猫咪,一只浑身湿漉漉的小猫咪,它一定是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咪。在这荒寞的野外寻生存,它一定是无家可归的。也许它在隐蔽的一处地方观察了我很久,也许是我的孤单触痛了它,它居然悠哉悠哉地走到我的跟前,朝着我“喵喵”地叫着。我的第一反应是它饿了,它来向我寻吃食。我内心深处也不由自主地痛了一下,我实在没有什么可施舍给它的食物。它依然喵喵地叫着,围着我转了一圈,然后卧在了我的脚上。
温暖立刻从我的双脚传至全身。我用怜惜的目光打量了它一眼,它抖了抖身上的水珠,伸出舌头舔舐身上的毛,然后蜷缩着身子,闭着眼睛打起了盹儿。它就这样亲昵的与我为伴,好像它已经知我、懂我,所以才这样义无反顾地陪我、伴我。
夜渐渐深了,风雨丝毫没有削减的势头,似乎越来越强烈。猫咪和我都已经不在意这些了,我们默默地相互陪伴于这寂寥的夜里,陪伴于这飘摇的风雨之中,感觉时间也走快了许多。
换班休息时我终于可以与猫咪温存嬉戏一番。我握着它的两只前蹄,将它高高举起,它害怕得瞪直了两条后腿儿,朝我喵喵叫着。我把它放下来,搂在胸前,用手抚摸它的毛发。白色的毛发中点缀着几缕金黄,令它看上去特别耐看又可爱。此时风停雨住,猫咪也焕发了精神,它从我怀中跳下去,撒娇似的时而在地上翻滚,时而上蹿下跳,时而向远处冲跑,折回来后又跳到你腿上,抬起头静静看着你。你摸它的毛发,它会顺势亲吻你的手臂,喵喵地叫两声。队友来了,看见这只可爱的小猫咪,都挺喜欢它,唤它,逗它,一时间,猫咪成了我们的开心果。
吃饭的时候,我又多了一样任务,负责解决猫咪的温饱问题。它很贪吃,但吃东西的时候嘴里也不忘“喵喵”叫两声,像是在表示感谢。吃饱了后,它会在路边找水喝,然后趴在一旁一动不动地睡大觉去了。它就这样自然而然地与我们打成一片,融入到我们当中,跟我们每个人混熟,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当然,它也很机灵,看到你上岗执勤,它就会跟随你在一旁乖乖趴着,陪着你一起“执行勤务”。
对于猫咪的到来,我始终有些心存疑虑,它为什么要来?难道它是真的怜悯于我的孤单吗?我想,孤单者才会想着摆脱孤单,也许原本它也是孤单的,当遇见了我,给它的孤单找到了依靠,同时,也给我的孤单找到了如影随形的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