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 错

文/王继琼

“她骗人,就不能因为她年纪大了就不承认。”一个提着青椒,看着三十岁上下的妇人掐着腰和站在她对面的另一个妇人争吵。她说话时嘴巴占据了脸部部的三分之二,似乎要把对面的妇人吞进去。
“她没错,为什么要承认错误?”对面的妇人手中提着一把蒜苗,脸上的青筋冒出来,绝没有示弱的意思。
站在蒜苗妇人后面的是一个跛脚高龄妇人,在她的移动钢构推车上放着一篮子鸡蛋。鸡蛋个大,上面还有鸡的排泄残留物。她胆怯地躲在蒜苗妇人后面,斜着眼睛看着一腔怒火的青椒妇人。无论青椒妇女怎么骂她都只说一句话“我也是不得已。”
“你总是说你不得已,这年代难道还有吃不饱的人吗?你天天说自己卖的是土鸡蛋,我买了好多次。你既然住在楼房里,你家里哪来的土鸡蛋?”
青椒女人昨天发现卖鸡蛋的老人住在附近楼房内,不由得对高龄女人卖的说为土鸡蛋产生了质疑,今天正好有碰上。
青椒妇人这样说,围观的人都指责老妇人不应该骗人,就算家里真是穷,骗人总是不对。
“住楼房就一定是有钱人?说不定她无儿女呢?”
围观人又觉得这老夫人可怜,但凡有儿女,他们绝不会让一个跛脚的高龄老妇人顶着寒风来卖几个鸡蛋。
“我有儿子。”老人说这话时声音突然提高。
蒜苗妇人是为高龄妇人抱打不平的,当听到老人并不是孤寡家庭时,弯下身问老人:“那他们怎么舍得让你来卖鸡蛋呢?”
“你不用问她,不用想都知道,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骗人,她儿子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恐怕她从小就没教育过子女什么是孝道。”
旁边围观的人中已经有人说老人活该,谁让她不教育好自己的子女。
“老人家,你还是跟她说说你的不容易吧!不然她不会放过你,我也不是天天来买菜,而且她也知道你家,万一这妇人去你家找你闹呢?”
蒜苗妇人是好心,她看着老人想要她说出自己的不容易,这样自己才能把青椒妇人的话怼回去。
所有人都看着老人,希望她说出一个感人的故事,最好能感动上天,让今年的寒风都吹不过来,过天天暖洋洋的日子。哪怕这故事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只要能说服大家,给大家心里一个平衡。
老人还是说那句话“我也是不得已”,转身想要离开。青椒妇人扯住她的衣角不让她走,一定要她保证以后不能再拿饲料蛋冒充土鸡蛋出来骗人。
老人最开始看了一眼青椒妇人的脸后就一直低着头,青椒妇人的拉扯让她抬起了头。一个站在人群中看了很久的妇人突然推开青椒妇人,喊老妇人为“徐老师”。
围观的人立马又开始转变观点,原来这老妇人既然是一个老师,相比她的子女已经很有教养,她出来卖鸡蛋一定有其他的苦衷。
蒜苗妇人立马来劲,转身就怒对青椒妇人说:“我就说吧!别人肯定有难言之隐,你就是胡搅蛮缠。”
“什么难言之隐让她出来骗人?你让她说说。”
学生把自己的包包垫在地上让徐老师坐在上面。所有人都希望学生能给老人辩解,还她清白。
“你这妇人怎么如此蛮横,在这儿为难一个快九十岁的老人?你不经他人苦,怎知她不善良?”
“老人身上一定藏着感人的故事吧?你是她学生你快说说。”蒜苗女人一直护着老人,但她也想知道徐老师的故事。
“对不起,各位。我替徐老师给大家道歉了,徐老师是九十岁的人了,他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儿子,已瘫痪在床十几年。她卖几个鸡蛋无非想养育自己的儿子而已,尽她做母亲的责任。她卖的鸡蛋大部分是学生们给她买的营养品,我可以给她作证,这些鸡蛋绝对是从乡下买来的土鸡蛋,她没有撒谎。”
青椒妇人还想说什么,看着学生诚恳的眼神和围观人对她的指责,她只能闭嘴,众人都怪她,就算徐老师卖的是假土鸡蛋,作为善良的人也不应该去拆穿。
老人站起来,要给青椒妇女和周围的人道歉,同时对蒜苗妇人表示感谢。围观的人都不允许她给别人道歉,说她没有错,反而把她的鸡蛋劝卖光了,让她早点回家。
“我错了,我不应该骗人……你们买来的鸡蛋肯定有的不是土鸡蛋。”学生扶着老人回家时,老人嘴巴里一直在嘟囔这句话。
三个月后,老人死了,在送葬的人群中人们看到了青椒妇女,善良的眼泪流在了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