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当前登记离婚冷静期制度的局限

□刘世虎

行政审批不同于司法审判,办理流程和实质审查更强普遍适用性,办理人员不具备自由裁量的权限,其本质是婚姻办理机关对婚姻的“身份关系合同”的审批。登记离婚应符合以下条件:一、男女双方建立了合法、有效的婚姻关系。二、双方当事人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三、需双方自愿并订立书面的离婚协议。四、书面的离婚协议应当载明双方自愿离婚的意思表示,以及对子女抚养与财产分割、债务承担等事项协商一致的意见。男女双方订立有效的离婚协议外,还需亲自到婚姻办理机关办理离婚登记。
婚姻法立法方面。冷静期长短设置标准单一,不能很好应对实践中出现的多种状况,期限设置自上而下,缺乏弹性,不能充分吸收当事人意愿。当事人有未成年子女的情况下,三十天的冷静期明显较短。根据数据显示,未成年子女的心理最易受到离婚的冲击和影响,离异家庭、单亲家庭是未成年犯罪的主要诱因,英国《家庭法》为保障未成年子女权益,特别设置了延长反省与考虑期的情形 :有子女未满16周岁的,反省与考虑期增加至最短18个月。此外,如双方均申请延长冷静期以变更协议达成离婚目的,但婚姻办理机关却面临审批没有依据的窘境,行政机关不同于司法裁判,办理人员没有任何可自由裁量的余地,如此当事人的合理需要将得不到回应,只能选择撤回离婚申请,原先达成的协议无效,想要离婚就必须再次提交申请,重新计算冷静期,或者直接求助于诉讼离婚,反而增加了负担。
冷静期的目的是减少冲动离婚,但仅靠当事人自我反思很难能够冷静下来,更需要婚姻办理机关及社会调解组织等第三方介入。英国通过《家庭法》确立了离婚慎重原则,原则上维护婚姻,鼓励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挽救婚姻,针对实在无法挽回的婚姻,应予解除,将婚姻不幸对双方和子女的影响降到最低。在法庭作出解除婚姻决定前,双方必须参加信息会议,在婚姻顾问的引导下就离婚、子女、财产等可能出现的问题提供信息后,才可作出婚姻破裂声言。法院收到婚姻破裂声言后,双方至少还需经过一年离婚反省与考虑期,才可向法院申请离婚令。韩国则建立了类似的熟虑期制度,由法院在熟虑期内为当事人提供专业咨询和法律知识。但《民法典》关于离婚冷静期的配套制度尚未明确,缺乏家庭矛盾介入机制,仅凭当事人递交的书面材料无法甄别冲动离婚与破裂婚姻,若不完善调解与咨询服务,离婚冷静期化解婚姻危机、遏制轻率离婚的功能将不能得到有效发挥。(作者单位:濮阳县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