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组诗)

文/刘顺洪


很早我就学会卖

冬天南瓜,春天豌豆尖

夏天蕹菜,秋天韭菜……

尤其那种叫冬不老的萝卜

皮薄,肉厚,汁液多

可做菜可当水果

化地(从外面搬来的一家国企)人

很喜欢

那时,我不晓得论斤

长得论把圆得论个

鸡蛋稍贵,土鸡下的

一角钱一个。懂生意的外婆

手把手教我如何卖,长此以往

我学会卖或被卖


穷人家孩子早当家

我知道生活靠人去爬波上坎

为家里盐,火柴,煤油

包括五块钱的学费书费

8岁不到年龄,我学着卖东西

或背篼背或提蔸提

总是拿最好的时令蔬菜

洗尽理顺捆把,价钱便宜

甭说童叟无欺,卖掉菜的同时

我买不回苦涩的年龄


扶着歪斜的笔画

修正那些坍塌的往事

每著一字,窗外蟋蟀叫声

从我手背爬过,想起卖东西那些年

总是一种苦的隐喻

一把辣椒,豇豆,青豆枝

一个南瓜冬瓜虎耳瓜

这些原生态是我的初心

卖不脱也买不走

只有这种软实力常常站在

诗歌的浪尖风口,替我

挡住物欲和喧嚣


人这一世,可卖得东西很多

小时卖乖,长大时卖萌

老时卖呆。横竖看这卖字

特有身份是卖面子

尽管内心有匕首,脸上竟是

如拂春风,笑似桃花

那些化尴尬为潇洒的人

把卖玩得通透

能够顾左右而转舵

面对伸手不打笑脸人的世界

许多卖难于表达